Category Archives: F for Feeling

天下無不是之父母嗎

某下午,獨自一人於茶餐廳進膳。

由於人太多,於是跟一個小女孩同坐。她看起來才不過六、七歲,身穿學校的運動服,大概是剛下課就來了吧。我也沒理會太多的繼續吃。沒過多久,有另一個小妹妹不知從哪裡來,說:「姊姊,媽媽說走了!」但,她的那碗麵還是滿滿的。然後妹妹嚷著要喝姊姊的阿華田,小女孩二話不說的跑到水吧拿個杯。突然有個女人兇兇的走過來跟妹妹說:「你家姐死左去邊啊!」女孩滿心歡喜的跑回來之際,那女人續說:「搞甚麼的!還沒吃完嗎?明知時間那麼緊還要吃這些嗎?」語氣兇得不可置信,大概可想像為變態老闆跟員工的對話態度。小女孩沒說太多,亦似乎不願解釋甚麼,只管繼續吃。

姊姊繼續的吃,妹妹繼續的叫嚷要喝。姊姊好心的提醒一下:「還沒加糖。」「我來加!」妹妹這樣答道。加加加,兇女人立刻大聲說:「夠了!」大概才只有四份一茶匙而已,姊姊卻認為只有這麼丁點的糖的阿華田有點苦澀味。「你喝那麼甜幹嘛?要甜喝汽水啦!」「我答應了這兩星期不喝汽水的…」大概是她們倆之間的協定吧。「要甜嗎?好吧!飲死佢啦!」二話不說將一羹又一羹的糖倒進那杯小小的阿華田。情景完全為之側目,包括我與鄰座的食客。

座位位置,我與小女孩坐同一旁,她對面是媽媽,媽媽的左邊是妹妹,妹妹的對面是我。那兇女人突然對妹妹說:「我跟你換位!我不想對著這個人坐!」顯然是衝著小女孩而來的一句話。說真的,我也不想面對著你來進膳。眼看小女孩三爬兩撥的吃,委實有點可憐,但無奈我只是個外人,實在沒能力說些甚麼。她終於將最後的一口麵吃掉,還來不及把它吞掉,那女人就立刻說:「走了!」那就走了。

誰說天下無不是之父母?儘管我不明白人家的管教方式,但從小女孩對妹妹的處處遷就以及對媽媽的無限度孝順,大概也不會壞到哪裡去。為人母親,有必要這樣嗎?有時在想,你不喜歡小孩的話那就不要生吧,何必弄出個小生命卻又如斯對待呢?沒錯,現在你還身壯力健,欺壓著自己的兒女還算綽綽有餘。那麼二十年後呢?三十年後又怎樣?你老得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時,還寄望你的兒女會照顧你嗎?我看還是不要太樂觀好了。

翻弄唱片架後的斬獲

數天前,實在忍受不了那凌亂得可以的公家唱片架-即是與家人共用的那個唱片架,把心一劃,把裡面的東西統統翻出來再慢慢決擇去留問題。

感覺像是尋寶般,然而真的找到很多近乎絕版的唱片,說真點又似乎是尋回一些兒時回憶。那張何嘉莉的【非份之想】確實是我N年前的床前良伴、也許車婉婉【Love & Hate】的《越笑越勇》總是無時無刻地順口溜出副歌兩句、許志安【上次】的《一千次日落》令我想起機場前的那程私家車、還有一張十年前的【903最愛創作人音樂會】的奇怪現場收錄唱片,令我重新擁抱一下少女味已消失得無影無蹤的楊千嬅之羞澀靦腆。

 

若論最驚喜的一張,必定是老爸不知何時購買的【極品珍藏】。雙CD,收錄了七、八十年代較為人熟悉的金曲(?!)。最勁的當然是有三首關菊英啦,原來《愛是痴情無限》及《過客》都有點記憶,可是《溫情滿世間》則沒有甚麼印象。還有那些《停不了的愛》啊、《問我》啊、《舊夢不須記》啊、《每當變幻時》啊之類,都不錯聽。繼續聽下去,發現到一首露雲娜的《情像外衣》,立即聯想起彭羚【一枝花】那首,竟然是同一首啊!完全聽不到任何老套的感覺,好勁!之前聽彭羚那首都已經十分喜歡,現在露雲娜的卻更加驚喜,狂煲。

不過最勁都係一播【極品珍藏】,老爸老媽都會跟埋一齊唱,好warm。

愛與夢飛行之新居

?????

好的東西是不會被遺忘的

兩張碟
收錄了二人最真摰的聲線
選用了最自然的樂器譜出最清新的小品
很感動 尤其在夜欄人靜的現在

很遺憾 現在的二人的變得很不一樣
前者造作的三七面已經令我吃不消
後者不斷提及老外的起承轉合更加令我倒了胃口

還記得古巨基的清新民歌或多或少也都曾豐富了我的青蔥歲月
也許梁詠琪的小品情歌也令我的枯燥生活變得寫意一點

對喔 任何事都不能保証一生一世
留著最見証的一刻才是最要緊的一件事
所以我說喔 唱片真是一樣很好的發明

夢中見 你哭了
夢醒了 眼濕了

??

沒有隨身聽的日子

返學放學,耳邊總得戴著耳機,聽著每天要聽的歌,聽著每天想聽的歌。隨身聽的作用,除了一解漫長車程的悶況外,也算是為我小小的部落格得以茁壯成長而賣力。好景不常,冒失的我竟然只拿了隨身聽而忘記最重要的耳筒!這個長達個多小時的車程想必悶得瘋…

我以為。

沒有iPod,沒有NDSL,應該都唔會點溫書備課,只好從巴士上層的窗子向外遠眺。倚著玻璃,細看著窗外的人和事。那時而猛烈時而幽暗的陽光,正好投影著街上行人的一舉一動:小販正賣力的叫喊,路人正追趕時間,也有些人在漫無目的地走走溜溜。穿過大街小巷,來到了兩旁長滿林木的吐露港。看著天空的雲,突然想起小時候以為雲上還有別的世界,像是瑪莉奧的某一章節,傻得可愛。目光向下稍移,隔著那薄薄的霧正好看到馬鞍山,不忘試圖找出馬鞍的位置但不果。眼睛有點累,慢慢將重點從雙眼轉移到耳朵上。似乎聽到高皓正在roadshow數榜,聽到太太們在議論菜心價格,聽到小女孩在勞勞叨叨講個不停。各有個性的聲音交織於一起,出奇地不太吵耳之餘,反而切實地感受到平時忽略了的一份草根味。

原來我們都忽略了甚麼。原來我們每天都幹著同樣的事情,卻不經意地忽略了周遭原是美好的事與物。也許音樂都不止是mp3,也許電影都不止是dvd。當環保團體都發起關上冷氣一小時或是關燈五分鐘之類的行動之際,我們何不放低手上的NDSL,丟下耳中的iPod,細心觀察身邊的一切,做到真正的觀世音。

為汪明荃平反

這星期內,無線播了《自由女神》不下數百次。汪明荃充滿韻味的演繹,比起硬橋硬馬的陳慧琳小姐精彩得多。

一直也很欣賞Liza姐,欣賞她不是什麼愛情長跑還是雍容華貴的形象,而是她多作嘗試的性格。一般來說,那個年齡層的藝人都會只做老本行為生,以免有什麼差池:例如扮型扮潮的秋官和謝四,智慧型的Do Do姐,或是只作主持的肥姐等等。說好聽點就是穩陣,但說穿了還是怕有什麼出錯而弄糟自己的招牌,令自己輝煌的演藝事業蒙上污點。可是Liza姐卻不一樣,演活一眾女強人的她,竟敢接怕如《我的野蠻奶奶》此類並非老本行的角色,此舉已足以令人讚歎。最令人刮目相看的是,她竟然能夠把角色中刁頑且麻煩但又帶點可愛的角色發揮得淋漓盡致,出色得令人難以置信,當中定必包含了用心苦練的成果。只可惜的是,當無線頒發我最喜歡的女主角之時,眾網友只懂以「造馬」還是「恃老賣老」等不負責任之言論來「恭賀」這位真的用心鑽研演技的藝人,似乎令她十分失望,對我亦然。

除了演藝事業之外,其實她在音樂界亦有不少成功的地方。由《萬水千山總是情》到《明成皇后》,無一不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尤其是後者,那種充滿感情的演繹令人異常感動,只可惜大家又是只針對她有否走音或者以恥笑的角度來「欣賞」,可悲。很少機會看到她的Live Show,最近一次已經是她在楊千嬅演唱會上演繹《少女的祈禱》了。據知她為了準備是次的演出花了很多的時間,特地為此造了一件配合演唱會主題的華麗服飾外,還用了數天的時間找唱歌導師熟練《少女的祈禱》,那種敬業樂業的精神令人欽佩,而且還令人感動。感動的不止是那種精神,而且是極具感染力的演繹,令在場的我也有點按奈不住,看著她因為苦練的成果而獲得全場觀眾心悅誠服的掌聲,為她感到驕傲。

近一點,某日扭開收音機,播的是《自由女神》發佈會,更請來兩位主唱者來說說歌曲背後的事。Liza說她為了此曲,在錄音前的三、四天特意找來伍樂城惡補流行曲而且在他面前試唱了數次,看看那種唱腔才最適合。試問這種敬業樂業的精神,有誰不服?「阿姐」之名當之無愧,那些所謂勤奮好學的一線姐仔相比起來,簡直就是「蚊脾同牛脾」。

說了這麼久,只是想大家用公平的心對待她,希望大家不要以笑片的角度來「欣賞」她每次的演出。這樣的女藝人,在現今的娛樂圈已經難求了。